新闻详情

家庭教育 | 从立法到方法,2021年度家庭教育“公”“私”并举

近几年持续升温的家庭教育领域,在2021年初始,就产生了年度高热词——立法;而到了疫情防控常态化的第2年,越来越多的家长也在突发性的现实应对之后越来越常态化地思考和学习,怎么做一个更专业的家长。 无论是公共领域还是私人领域,家庭教育在2021年都会面对契机性的变化,这其中甚至关乎宏观、中观、微观几大层面静水流深的未来发展动向。

立法,确定家庭教育发展的关键性历程

1月20日,《家庭教育法(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研究室主任臧铁伟介绍,《家庭教育法(草案)》规定了家庭教育工作基本原则,政府推进家庭教育工作的领导体制、工作机制和保障措施;明确了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实施家庭教育的法定责任,以及政府、村(居)民委员会、学校等主体在促进家庭教育方面的责任和义务;规定了家庭教育干预制度,明确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干预家庭教育的情形和主要措施,并对强制家庭教育指导的实施作出规定。《家庭教育法(草案)》还规定了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负有家庭教育工作职责的政府部门或机构、学校、家庭教育服务机构违反本法规定的法律责任。

首都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学院院长、教育部关工委家庭教育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康丽颖所在的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团队,在前期参与了此次立法调研工作以及征求意见稿起草工作。她表示, 家庭教育立法是很多部门长期期盼和努力的结果,《家庭教育法(草案)》目前在广泛征求意见,不断完善后将为家庭教育和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提供坚实的保障。

家庭教育正式纳入国家教育事业发展规划和法治化管理轨道。对于家庭教育发展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大事件。中国妇女社副总编辑廖晶晶作为家庭教育出版服务领域的资深观察者与实践者,一直在关注这一立法进程,她的第一感受就是:养育孩子已不只是“家事”,而是成为全社会关注和参与的“大事”,这点已经从“观念”开始“落地”。她认为,从宏观上来看,家庭教育立法步伐的加快,将极大提升家庭教育的地位。在家庭教育核心内容的明确、公共服务的供给、家长教育行为的规范等方面,国家从制度层面去推进的力度会明显加大,比如如何调动资源对家庭教育加以专业指导,保障每个家庭获得必要支持,如何在法律框架内去规范家长的教育行为,规范教育服务机构等行为,等等。

家校社协同,构建家庭教育共建网络和系统生态

根据《家庭教育法(草案)》相关条款规定,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领导家庭教育工作,相关职能部门协调联动,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和个人等在国家鼓励下共同参与家庭教育。而在《家庭教育法(草案)》提请审议之前,在1月7~8日召开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对“十四五”时期教育高质量发展提出要求,其中提到“健全学校家庭社会协同育人机制”的目标任务。 这意味着,由政府领导、教育行政和妇女联合会共同负责的家庭教育网络将逐步形成。

扬州市邗江区教育局局长何云峰发现,经历了2020年的疫情,大家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家庭教育、家校合作太重要了。他表示,政府主导、部门参与、学校组织、社会支持的融教育格局,将逐步成为现实。在年前邗江区“两会”上,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已纳入城乡公共服务体系。同时,何云峰坦言,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目前家长需求旺盛而乱象丛生,市场参与踊跃而泥沙俱下,专家众说纷纭而操作性差。 教育部门应义不容辞地扛起责任,引导家庭教育新境界。

廖晶晶认为,孩子的健康成长有赖于系统、健康的教育生态环境。一直以来,家校社共育机制还未形成,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的有效衔接问题还没有解决。现在教育主管部门主动去推动“健全学校家庭社会协同育人机制”有利于让学校、家庭和社会形成合力。针对实操层面,新家庭教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蓝玫表示,随着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深度对接,家庭教育、家校共育的指导需求将进一步加大,学校可以“家长学校”“家长课堂”等方式肩负起对家庭教育的指导责任,家庭和学校之间的合作关系将不断得到改良和优化。

康丽颖判断,家校社协同育人的机制建设将成为今年的一大重点工作,这也将是家庭教育发展的年度重点和亮点。

再到实现疫情防控常态化,我们积累了丰富的抗疫经验,取得了来之不易的重大成果。

家长觉醒,激活家庭教育的“最后一公里”

一场疫情让很多家长真正感受到了家庭教育的压力,与此同时也有了更为迫切的自我成长需求。 家长如何获得专业、系统的家庭教育指导,成为家庭教育中一个关键问题。这也是家庭教育发展微观层面最现实的部分。

对于家长这个群体,青豆书坊和青豆说创始人兼总编辑苏元已经观察和研究了十几年。这些年间,她所创立的机构致力于通过家教图书和课程、讲座为家长们解决实际层面的问题,更期待能够在更深层面唤醒家长,帮助他们真正认识自己和孩子是各自独立的精神个体,育儿先育己,父母需要具备一些基本的能力,实现亲子共同成长。在她看来,国内家庭教育方面的专业研究,应该针对现实问题作出回应。让她欣喜的是,前些年研究机构、学者与实际现状的脱节,而近几年国内家庭教育方面的研究,正在越来越深入地对接现实问题与父母需求。在疫情期间,大量专家线上亮相授课,已经逐步成为一种趋向。这让更多面临问题的家长,可以更为有效地获取专业指导。

康丽颖表示,家庭教育已经不单纯是一家一户的私人领域的事情,需要公共领域以指导服务的方式给私人领域提供指导和支持。目前,家庭教育指导服务虽然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但是指导服务者不够专业,指导服务内容缺乏科学依据,甚至存在迎合部分家长非理性需求的现象。 政府正在动员高校及科研院所等各方面的力量去构建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体系,这也会成为2021年的一个重要工作,政府和社会的共同努力将会使现存问题得到逐步解决。

围绕家庭教育发展而进行的系统性工程正在搭建,家长们有很多需要吸收和实践的方面。值得注意的是,家庭教育同样不能为教而教,避免空洞和内卷。“家庭教育不能喊口号,不能纸上谈兵,而是实实在在的生活。”何云峰认为:“家庭教育需要引导和创造美好生活,既需要理念引领,更需要文化构建。要以生活为本,倡导家庭教育新的行动构建,回归和创造美好生活。”

END

编辑 | 海 洋

监制 | 刘海颖

注:本文首发于《中国出版传媒商报·成长教育周报》2021年2月23日第2698、2699期合刊。


分享到: